亭熙懿钰湉

最是人间留不住

哎呀,占用内存这么合适,我会舍不得删掉啊

想了想还是舍不得关住的太太们,舍不得删号,那就卸lof吧,没什么可惜,这样就很好_(√ ζ ε:)_

至少曾经疯狂地萌过,以后能看到他们一起出现的机会大概也不多了,不后悔不后悔_(√ ζ ε:)_

凉淡人间,遍求不得,既来则安,归期茫茫

不丧,不难过。

都是假的。

怎么能呢?怎么能

可是他已经这么棒

开发分装板新用途_(:з」∠)_

占个tag求个文_(:з」∠)_
大概情节是獒龙两人都是机器人,獒是绿色眼睛龙是蓝色眼睛(←也有可能记反了),龙一开始在酒吧遇见獒,后面有他们俩一块儿揍了一个花钱欺负低级机器人的有钱人的梗,然后后来獒好像没电了还是什么,最后龙把自己舌头底下的备用电池(←芯片?)给了獒,最后HE了应该_(:з」∠)_
应该是挺早的一个文了,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印象?

【獒龙】没事儿打一架啊!12

更_(:з」∠)_甜的




22.

等到他们俩终于从一堆碗里解脱出来回到寝室,其他四个人早就打游戏的打游戏睡觉的睡觉写作业的写作业了,愉快和谐地仿佛这个寝室只有四个人。

张继科下午睡足了不怎么困,没急着洗漱上床,倒是记着答应马龙的玉米肠,从床底下钩出自己的包,扒拉出来一大兜零食直接扔到马龙怀里。

“想吃啥自己翻吧,不过最好省着点,万一明天咱俩还不幸中招,那可还得靠着我这点储备了。”

马龙非常不客气地拣出三根玉米肠,剥开包装一口一个吞了下去。张继科在旁边看得目瞪口呆,还没忘了抻出准备好的垃圾袋给他盛垃圾。

马龙伸手抹了抹嘴,做出十分大度的样子。

“看在肉的面子上勉强原谅你了!”

“大昕,我们俩下午不在的时候你们都干啥了?你们玉米抠完了吗?咱组扣分了吗?”

满足了口腹之欲的马龙转而去打听他一直好奇的事情。不过许昕看起来十分不配合,本来举着手机在打游戏,听见马龙的声音手机一扣往被子里一缩,眼睛一闭瞬间睡着。过了两分钟楼道里传来隔壁方博一声大骂,“操你大爷的许昕!专业送人头坑队友!!!”

你永远没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马龙没辙,只好扭头去问睡他上铺的林高远,一转头发现刚还在认真刷题的小孩不知道啥时候被子都蒙头上了。

马龙有点莫名其妙,不就随便问问,咋都这么讳莫如深的呢?大不了明天问教官呗。

那边张继科看了半天诗集有点无聊,作业他也没带来几页,想想干脆还是洗洗睡了,转天早上五点还得起床晨练。翻半天自己的包发现洗漱用品都带得挺全,除了没带牙膏之外。抬头一看上铺这四个装睡的装睡真睡的真睡,估计是借不来的,只好转头向马龙寻求帮助。

马龙居然意外地好说话,不仅答应借给他牙膏,还要和他一块去洗漱。

张继科挠了挠头,打定主意明天再早起一点,看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
 

23.

呵呵,还早起呢,能起来就不错了。

张继科真正躺在床上的时候,这样想到。旁边马龙在十分钟之内已经翻了第八次身了,张继科刚有点困意,那边咣当一翻,又给他闹醒了。

等马龙准备翻第十五次的时候,张继科忍无可忍,伸出手一巴掌拍在马龙胳膊上,“你咋回事?不累啊?还能不能睡了?”

马龙没料到张继科还醒着,给他这一下吓得一抖,用空出的手往上拽了拽被子,没说话。

过了几分钟,张继科见马龙没有动静,以为他终于睡着了,便收回手来翻个身背对着马龙,眼睛一闭就要沉入梦乡。

可是没过一会儿,马龙居然自己贴过来了,张继科当他睡觉不老实,自己往外侧又挪了挪。没想到他挪一分马龙追一分,他挪一寸马龙追一寸。

大半夜的黑灯瞎火啥也看不见,挪着挪着张继科就连人带被子掉到了床底下。因为有被子垫着,一声闷响,声音不大,看情况上铺那几个是没醒。

张继科躺在地上很迷茫,他觉得他应该生气,应该立刻马上揪着马龙揍他一顿,或者至少也要拽着他耳朵骂他几声,可他现在竟然还很平静。

算了算了,不生气,不骂人,做个五好少年郎。夏天刚过没多久,裹着棉被在地上睡一宿应该也没什么大碍,至少不会被马龙挤。张继科满意地自我安慰一番,裹紧自己的小被子,第n次准备陷入梦乡。

当马龙带着冲量砸在张继科怀里时,张继科是懵逼的。

我靠,竟然还有这种操作???

他当然有满心的怒火想发出来,但是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马龙,听着他平稳的呼吸声,好像又什么都说不出来。只好伸出手捏了捏马龙婴儿肥的侧脸,小声地念叨,“这样都不醒,这样都不醒……”

没办法,觉还是得睡,他自己的那床被子彻底被压在两个人身下垫地板了,张继科探手到床上去摸马龙那床被子,拽下来盖在两个人身上,再伸手把马龙一搂,免得他一会再乱动滚到床底下。

终于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TBC.

【獒龙】没事儿打一架啊!11

不走剧情_(√ ζ ε:)_

随便更更_(√ ζ ε:)_






20.

医务室的老师再一次推门进来的时候这俩人已经背靠着背睡着了,老师翻了个白眼儿,觉得他们俩画风真辣眼睛。

被老师提溜起来送到他们班教官面前的时候张继科还没醒明白,困得一双眼睛都睁不开,还得拼命打起精神听教官给他们俩布置额外任务。

“你们俩今天下午特殊情况,没参加后半截活动,晚饭之后留在食堂帮忙刷碗,听见了吗?”

“报告教官,听见了!”

马龙看起来醒得挺利索,一声答应把教官都吓了一跳。

本来准备趁着晚饭时间问问许昕他们下午都干啥了,结果马龙绝望地发现他和张继科还是被安排在一张离大伙挺远的桌子上啃紫薯。

“全怪你!混蛋张继科儿!全怪你!老子要吃肉!你赔我肉!”

马龙边抱怨边拿软软的手指头戳张继科的脑门,力气不大,倒是有几分撒娇的意味在。

“那上午不是你先掀我一头土我能扣这个紫薯筐吗……”

“你还敢说?!”

马龙瞪大眼睛恶狠狠地注视着张继科。

科科害怕,科科不敢说。

“我不说了不说了……我带了一包玉米肠回宿舍拿给你行不行……”张继科的一边认怂一边手上利索地剥干净一个紫薯的皮塞进马龙手里,“你先凑活吃口,啊?别一会洗碗饿晕了……”

马龙冷哼一声,撇过头去不看他,把手上的紫薯送到嘴边死命咬了一大口。

坐在旁边桌吃饭的教官见证了全程,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21.

晚饭之后所有同学被要求在食堂上自习,换句话说就是写写老师给学农期间留的一大堆作业。班主任和教官们就搬几个小板凳坐在门口闲聊,气氛可以说非常和谐,当然,除了那边跟全年级老师同学的碗筷盘子作斗争的某俩人。

“你别洗这么细了,像你这样咱得干到啥时候啊?!”

张继科拿着洗碗巾,每个碗经过他手的碗都被仔仔细细地抹过三四遍,确认没有一点油渍才换下一个。

再看马龙那边,稀里糊涂地抹完一遍就算好的了,还别说被落下的碗底之类的角落。

张继科嫌弃地看看马龙,“那你这样哪洗得干净?万一咱们明天赶上你洗的这碗,你说我是用是不用啊。”

“滚滚滚爱用不用,再说了谁知道明天你又作出什么妖来整得咱俩又得吃一天地瓜还是玉米的!”

“龙哥还想跟我一块儿吃饭呢?那我真是喜不自胜了。”

“滚蛋滚蛋,好好干活吧你!”

马龙说完把手里的洗碗巾狠狠的怼到手边一个盘子上,使了大力玩儿命蹭蹭蹭。

张继科看马龙吃瘪的样子感觉特别好玩,抬起手来弹了他一脸肥皂水。

马龙当然没忍着,马龙忍不住和张继科玩儿起了互攻。

“干什么呢你们俩!能不能好好干活!”

噫,总教官真吓人,惹不起惹不起。

TBC.

大满贯五周年快乐啊www

你是我们的英雄哦 |・ω・`)

全运会加油(๑•̀ㅂ•́)و✧

【獒龙】没事儿打一架啊!10


有朋友问为什么一开始龙哥要打人_(:з」∠)_

于是我先把这部分肝出来了_(:з」∠)_






18.

“哎呀这是干什么呢?!脚疼还能这么蹲着吗??”

老师手里拎着一个大塑料袋推门回来了,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马龙赶紧挣开张继科,噌地一下站起来,顺便拎着张继科的胳膊把他好好放在床上坐好,然后回头对老师尴尬地笑笑。

“没事,没事,我刚才突然胸闷,他帮我看看,现在没事儿了,老师您忙,您忙。”

“那行吧,我还得去给各个班的教官送点体检用的材料,我看你脸挺白的可能有点低血糖,你们俩就在这待着歇着先别回去了,一会到晚饭点跟我一块儿去找你们教官,我跟他说明情况。”

说完放下手里的东西又出门去了。

马龙泄了气,一巴掌糊在张继科后背上,咬牙切齿地瞪他,“这下好了!回不去了!咱们组肯定被扣分了,回去让大昕他们一块儿批斗你。”

张继科撇了撇嘴,往床上一倒,也没说话。

那边正在给教官绘声绘色科普科龙相爱相杀记的许昕突然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接着手舞足蹈地跟教官叭叭叭,“我给您讲!那天我们打篮球......科哥把龙哥壁咚了......龙哥也不堪示弱......”



19.

一百二十一只绵羊,一百二十二只绵羊,一百二十三只马龙......不是.....一百二十三只绵羊......

卧槽睡不着!不睡了!起来嗨!

“马龙!马龙你醒着了吧?”

仰躺在医疗床上百无聊赖的张继科盯着天花板数了半天绵羊,还是没法控制自己说话的欲望,又开始召唤马龙。

“嗯。”

躺在他旁边的马龙不知道在想什么,闷闷地应了一声。

“你跟我说说之前为什么突然莫名其妙地揍我,我看你平时对别人都挺好的啊,怎么到我这这么区别对待啊?”

张继科边说边翻了个身,单人治疗床窄得可以,他们俩近得张继科可以看到马龙脸上细细的绒毛。

马龙闭着眼睛没动换。张继科觉得这次大概还是问不出什么来,自觉无趣准备翻身翻回去,马龙突然也翻了个身,这下他们面对面了。

马龙抬手摸上张继科的额角,几天前被他用各种方法摧残了好几遍的地方还没好,还泛着青紫色。

“这里,还疼吗?”

“不,不疼了吧……诶你别使劲儿按啊这还没好呢!”

马龙没说话,柔和了力气轻轻地给张继科揉了两下,然后把手捂在他脑门上没放开。

马龙的胳膊一挡,张继科看不到他整张脸,没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也不知道马龙想干什么,于是也僵在床上不敢动。

“你开学第一周的周六晚上去干什么了,你还记得吗?”

张继科有点迷茫,不明白这跟周六有什么关系。虽然那天他好像确实干了什么不太好的事情,但也应该与马龙无关。

“跟我爸妈一块去参加了个应酬,这跟你打我有什么……”

“那天你喝酒了吗?”

“我爸说我这么大了可以喝,就喝了两三杯吧,这跟你打我……”

“醉了吗?”

“可能是有点意识不清醒吧,这跟你……”

“有点意识不清醒?!你那叫有点吗?!自己出了包厢洗手间都找不到往别人包厢里闯?!人家好心扶你出来你还赖着人家不放手了?!还说什么……说什么……”

马龙突然像个炮仗一样炸了,噼里啪啦说到最后突然又涨红了脸,伸出手指使劲往张继科额头上的淤青按了一下,然后气呼呼地扭过去拿后背对着张继科。

“我好像是……可是你怎么知……!!那人不会就是你吧?!”

任凭张继科陷在震惊与慌乱中回不过神来,马龙也拒绝再说一个字了。

张继科凭着自己模糊的记忆,大概还是记得……他往人后背上一趴就不撒手,可能还说了人家好白好香想亲亲这样的混账话……可能,大概,也许,如果他没记错的话……真亲了……

后来他爸把神志不清的他给捡走,好像还跟人家道歉来着……

妈的,喝酒误事儿,喝酒误事儿,本来以为自己没问题,没想到第一次喝酒就搞出这么大乌龙。

“但是马龙你不亏啊!那是我初吻啊!”

马龙很生气,马龙很愤怒,马龙一脚踢在张继科的大腿上。

“难道我的就不是初吻了咋滴!”




TBC.